承接百度快照优化,SEO优化,网站关键词排名,网络推广服务,不上首页不收费。(灰色勿扰,详情QQ咨询)
当前位置: 东莞SEO > 建站知识 > 心情随笔 >
联系我们
电话咨询
E-mail:77681277@qq.com

时间像指尖流沙,你抓的越紧,它流逝的越快

作者/整理:杜克网络 来源:互联网 2019-03-30

ad

时间,就像指尖沙

中午时分,气候异常闷热。不多时,眼前出现了一层层厚重的乌云。近13:00点左右,天空降下雨来。雨水扫阶,尘不动。突然想起早前一个朋友,我便停下手头的工作,拨打她的电话。空号。再拨,仍是空号。只得作罢。默然间,她嘴角边的那抹微笑,她清越的目光和说话时头侧偏一边的样子,仿佛年华的倒影,顿时变得清晰起来。


时间,就像指尖沙

那时的我们,都很年轻也迷茫,一无所有也无所畏惧。然而,时间久了,有些记忆就淡了,成了空白。来不及怀念的,只能遗忘。但我会把这些文字留下来,作为记载。一阵电话铃响,思绪就此中断。电话是同业企业的一个同事打来的,他问我关于培训方面的事。挂了电话,继续工作。隐隐日光流泻在木质桌面上,变幻不定,似乎缕缕青丝绕纤尘。


时间,就像指尖沙

风止雨歇,云散天开。对着电脑时间久了,我感觉眼睛有些酸疼,放下手中的工作,起身向后勤生活区走去。食堂二楼的多媒体教室,方圆职业培训学校的老师正在给公司特种作业人员和特种设备操作人员取证培训。浅草芳菲、树木葱茏,空气中弥漫着植物潮湿的香气。一阵风吹过,雨珠自枝头簌簌滑落,斜斜地侵润了这小方天地。一个同事自我身边走过,微笑。食堂窗口里传出断断续续、忽大忽小的说话声。嘻笑怒骂皆成凡俗。


时间,就像指尖沙

境由心造,一念之间可以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天堂。余音、绿意与雨雾同袅袅,神思便飞出了九天之外。于是,我想余音、绿意与雨雾同袅袅,神思便飞出了九天之外。于是,我想到以前看到的一篇文章《“三线”黄昏缩影:三代人的命运变迁》。上面写道:……曾经每周有电影、过节有慰问演出的工厂礼堂成了年久失修的危房;数万人生活的厂区连个像样的报刊亭都没有,全厂最热闹的是彩票店和麻将馆;那些具有鲜明工业时代的大厂房和往来繁忙的铁轨,也变得安静了;承载着三线子弟美好童年的幼儿园被废弃;打开大多数老三线职工的家门,映入眼帘的大多是上世纪90年代的家具和装修,时间仿佛在某个时刻突然停止了。


时间,就像指尖沙

倏忽间,我的思绪立时回到了过去——记忆中,那片曾经繁华的工业园区上,有着几个曾经充满希望和欢笑的国企。特别县水泥厂,一条年产20万吨的立窑生产线,一个在顶盛时期曾经拥有600多人的老国企。如今,早已物是人非。我对县水泥厂是非常熟悉的。父母有时赶着牛车去山上干活,为了节省时间会从厂里直穿而过。那条长长的坡道两旁花坛里四季常青的海藻和铁树,那个大大的篮球场,那方家属住宅区,还有那些穿着漂亮衣服、头上打着蝴蝶结的小女孩们……是我脑海中最为深切的记忆。


时间,就像指尖沙

印象中,我和父母坐在牛车里,老牛拉着我们循坡缓缓而上。偶有脸蛋白净、衣着整洁的职工子女从牛车边经过。我的目光总会不由自主地停留在她们身上。我看她们,就像有的书上讲的,普通农人家的孩子看机关大院或是军政区家属院内的孩子。有羡慕、更有向往。看着她们头上的花饰,再看看自己从不曾印熨过的衣服和指甲缝里未清洗干净的污垢,就有无限伤情。
时间,就像指尖沙

都是花样少年,生活的本质却并不同等。上个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初期,老师教导学生,经常挂在嘴边的上个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初期,老师教导学生,经常挂在嘴边的话就是:好好读书,将来去当一名工人。他所说的工人就是在国企上班的人员。那时,只有三类人员可以进入这样的国企上班,第一类是大、中专院校的毕业生;第二类是职工子女或是持有居民户口的人员,在技校毕业后方可入职;第三类是从其它事业单位抽调或自愿申请调入的人员。这就完全可以想象,那时在一个国企当一名工人是何等光荣的事,而工人子女的生活又是让我这样的农家姑娘何等羡慕、何等向往。老师不是说了吗,当一名工人,其前提就是要好好读书。不好好读书,怎么能当一名工人呢。
时间,就像指尖沙

如今,山坡上的松树、厂外路边的小卖部、那些零时摊贩、那个露天放影场、那些有着很强优越感的职工子女、在篮球场上喧哗的人声……全已消失不见。而那所曾经传出朗朗读声书的子弟学校、化肥厂旁的那所银行、那些厂房设施、沟壑道路、绿化树木……都全部呈现衰败之气。曾经那几家生意红火、客满如潮的餐馆,如今也只剩下一家味道纯正的牛肉馆,孤零零地站在路边,迎接着往来的老顾客。一条新修的国道自露天电影场穿越而过,让人感觉乏味无趣。目及之处,尽管当年的旧貌还在,却如年久失修、留存很多记忆的老屋一般,让人心生无限苍凉之感。时间,就像指尖沙,不过才几年时间,那几家车水马龙的企业,已成为时代发展留下的一个深刻烙印。曾经的繁华似锦,早已灰飞烟灭。道不宽了,路不平了;水不清了,树不绿了。所有的一切像一个老人一样,在时间之舟里迅疾地衰老了;更像一个人患了重病,再也经不起任何折腾一样,东倒西歪的,让人惋扼叹息。
时间,就像指尖沙

世事伦回,最终尘埃落定。只有记忆依旧。只有顽强存活的树木依旧。思绪忽而回转,我走朝办公室。走着走着,又想到了眼下。我现在也是一名国企的工人,但与以前老国企的那些职工相比,又有质的不同。因企业效益接连攀升,职工收入也水涨船高,家庭生活得到明显改善。而他们呢,在工厂倒闭以后,为了生计只能重新找工作,个中辛酸,自是无以言表。身为一名普通员工的我,眼看着远东这一路走来的艰辛与不易,以及业绩之外的各种收获,特别自2012年4月1日加入中国建材西南水泥这个大家庭后,更是成绩斐然。想到这些,我越发感慨万端。商业社会,不进则退。想要好好生存,就得要努力工作。如果不商业社会,不进则退。想要好好生存,就得要努力工作。如果不思进取,做工人也会被淘汰。
时间,就像指尖沙

至今,我还清晰地记得以前面对工作的那种惶恐——某领导一句无意批评的话都会让我蓦然心惊;一项工作未能完成我就会整夜惴惴不安;还有那些泪水和汗水,压力与动力。高学历、家庭背景、社会关系,我一样也没有。是我需要工作,并不是工作离不开我。所以,我告诉自己:唯有敲断心事,放眼心情,努力前行。自艾自怨,只是借口。我还告诉自己:置身现实,有说你好的,也有说你不好的。有昨天说你好而今天说你不好的,也有今天说你不好而明天说你好的。无论好与不好,你终究还是你。你也不可能改变别人对你的看法。改变的,只是你自己的容颜和心境。拣尽寒枝不肯栖,落个寂寞沙洲冷。光阴飞逝,岁月如霜,只要有希望和梦想,只要肯努力,就没有什么不可以。
时间,就像指尖沙

我想。处理完一些工作,天色渐暗,瞬间的宁静。我走出办公室,沿楼梯而下,然后左转弯走入通往生产区的小路。雨时停时歇,路灯的光影投射在地面和墙壁上,细雨斑驳中散发出柔和而湿润的光芒。预热器顶上一闪一闪的航空指示灯,似一个女子眉间点缀的朱砂,引发人无限的想像。在铺天盖地的暮色中,隐隐的机器声在我耳边慢慢泛开。在这一个瞬间,我突然异常清晰地想起了昨天的梦想。梦想还在,毋庸置疑。
时间,就像指尖沙